梦梦梦梦酱w

双兰,铠策,云亮。
米英。

这里梦樱,很高兴认识你w

突然出现_(:3⌒゙)_

好久好久没有更新了,因为今年初三来着学业繁重(真的吗)

大概长弧吧,但文我还是会写的!

【云亮/双兰】这是一个R级堆放处!

因为之前好多链接都被吞了……所以这里删了以前的直接合集。

云亮:

引火自焚


仅是如此


替代




双兰:

我爱你


欲望所致






【以后大概持续更新吧w】

【胜出】被埋藏的恋人

(并不是原世界观x)

1.

似乎有那么一个人,在我的记忆中是深刻的。他在生日时看到窗外的我,趁着没有被注意到,他从那华丽的建筑物里跑出来,端了一块蛋糕,放在我的面前。

“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也要吃我的蛋糕。”

他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尽管他的模样,在记忆中如乱码般模糊。

令人头疼的是,他的名字也像乱码一样难以理解。

“废久。”

“废久。”

“什么?”我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跑神,重新将注意力放回眼前的这位少年。他表情已经开始不耐烦了,那双猩红的眼中也是开始燃烧的怒火。他无疑是个骄傲的人。但这并不代表我,允许他随意侮辱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绿谷出久……”

“少废话,你就是个废久而已。”

毫无疑问的肯定句,他仿佛在我自我介绍之前就已经如此认定了。

但这依然不是---侮辱我名字的理由啊?

看着自己穿过他身体的拳头,他的表情更是一瞬间就变了,变得让人感到恐怖。

“怎么你还想打架吗、废物。”

他的拳头也直接穿过了我透明的身体,在公园里对着空气大喊大叫还挥拳,真担心你会被送到精神病院呢。

当然了这话我是不可能直接说出来。

“你那个不满的眼神是在看着我吗?”他继续暴怒,虽然我更觉得他内心并没有怎么愤怒,“废物果然就是废物,不会改变的……”

他不再往下说,他或许意识到了什么。我也意识到了,我难道生前还认识这个人吗?

从自己有意识的那一刻,睁开双眼,我就看到了眼前这个他。他的表情难以形容,大概是少量的恐惧和大量的震惊。仿佛看到了起死回生的人。接着我看向自己的身体,是几乎透明的幽灵。

不难理解,他那看到鬼一样的表情。

我的确是个容易自顾自碎碎念的人,可向别人介绍自己后就跑神的确失礼。我认为自己的记忆是完整的,可他为什么不存在于我的记忆中呢?

“我认识你吗?”

好样的绿谷出久,你成功的在对方看来更像个傻子了。

“…不认识。”

他的语气很是不友好。

“那你可以做个自我介绍吗?我想有个称呼你的方式。”

“*-#_%-/ 。”

能请你再说一次吗,我听不清。

仿佛被人按了静音键,我发不出声音。也听不清他口中的名字。

“好的,那我就称呼你小胜吧。”

是被人提前编好的代码吧,控制我说出这样的话。

但是小胜这种名字是很亲密的人呀……我怎么会忘记如此重要的人呢?


2.

人死后会去往天堂或地狱。我一直都如此认为,现已死去的我,是有未完成的心愿吗?回到人间…我究竟是要做什么……

我看向已经熟睡的他,与他度过的第一个下午,让我明白了自己只能被他所看到的事实。我已经是个不存在的人了。

小胜原本就是个帅气的男孩子,可他总喜欢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虽然一直嫌弃自己这个幽灵跟着他,说什么“你肯定会带来麻烦”,可小胜还是没有赶走自己,实际上是个很温柔的人。


“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也要吃我的蛋糕。”

那个得意洋洋,笑着对我说出这番话的孩子,会是你吗?


3.

“我想找回自己和小胜的回忆……!”

对方的叉子一次一次插入糖心蛋中,尚未凝固的蛋黄顺着破口流了出来。小胜他显然没有认真听我说话,也没有认真对待眼前的食物。但即使不回应我也好,至少要让我把话说完。

“果然我想了很多次,小胜就是我变成幽灵回来的关键。”我开始和他分析起来,虽然仔细去思考的话,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毫无依据的话是怎么回事。“只能被小胜看到,到了现在也依然没有灰飞烟灭魂飞魄散,肯定我和小胜是有关系的!这次……”

“你这样随随便便变成幽灵回来才更让人困扰好吗?”

……这可真是有够伤人的。我低下头,我实在记不得自己生前和他有什么关系,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能是我的一厢情愿,可能我们是关系很差的冤家,也可能只是彼此生命的一个不起眼过客。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我的确在给他添加不该存在的麻烦。

我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他在看着我,却在我看他的一瞬间别开了视线。

或许我在他眼里,一直是个很麻烦的人。

“那……那我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啊,难道让你在街上随意游荡?”他的话有些让我出乎意料,“赶快给我想起来废久,想起你回来的目的,想起我,到底是谁。”

他的名字……名字是……那个名字就在我的嘴旁了,可他究竟叫什么,他的名字……!

“かちゃん……”

不知为什么我的眼角流出了眼泪,我甚至自己也搞不清楚。我的一举一动是被操控的,完全是被代码编写好的,我什么都不明白,可话却很自然的说出来。就算是到了现在,我也不明白,不明白。

“别哭了。”

他想把我搂在怀里,却直接抓了空。他的两臂透过我虚无的身体,眼神变得木讷而无神。他转过头不再看向我,泪水模糊的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别哭了,我就是你的かちゃん,你没认错。”

有个父母在常到外地出差的孩子,他从小就经常一个人生活了。他羡慕隔壁和他同一天出生的孩子,他有着小伙伴之间最高的人气,他的朋友多的数不清。而他没有朋友,更没人陪他过生日。久而久之,他自己都忘了自己的生日。直到那一天。

“今天是かちゃん的生日吗?”

“当然啦,今天是我的生日!”

“你别走啊,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也要吃我的蛋糕!”

因为今天也是你的生日。


4.

梦该醒了。

绿谷出久睁开了双眼,他再一次回到了记忆中,寻找自己丢失的东西。可依然是一无所获。

恋人的去世太过突然,绿谷出久或许是因此受到了冲击,忘记了和爆豪胜己的很多事情。他想凭着记忆中爆豪胜己的模样和性格,回到过去见他。想要找回属于二人的记忆。

可爆豪胜己真的存在吗?

绿谷出久摇摇头,他记得他的名字,也记得小时候那块蛋糕。那绝不是虚假的记忆,那是真实存在的。可后来的事情他一概记不清。

想要找回和恋人共同经历过的一切。

这支持着绿谷出久,一次次去寻找那不存在的记忆。


end




(现实中只记得爆豪胜己,蛋糕。回忆中没有爆豪。但还有蛋糕。怀疑自己的记忆,可蛋糕证明一切,所以一次次追寻。)

(自认为自己将恋人埋在了记忆最深处,所以才什么都不记得了
(实际上只是小时候的事情和后来的虚假记忆,产生的恋人错觉

(一切都是虚假的,感情也不确定。只是活在幻想中,欺骗自我。)

【云亮】他们的一天

(上班族云x律师亮)

想写一下两个人的日常生活√
因为我本身不了解律师这个职业,如有bug求不喷。
是很随意的时间流w


23:14
已是深夜,窗外的虫子都开始快乐唱歌了。而听着如此美妙歌曲的诸葛亮此刻并不能感受到大自然的美好。
“不做没有胜算的事。”诸葛亮一向如此,但是当你被委托人坑了的时候,就只能暂时放下这个准则。然后每天、每天的深夜都还在为此事苦恼。
桌子上放满了各种宪法和法律,他寻找着一切法律漏洞,为委托人脱罪。

所以到底要怎么做啊!

“亮。”

诸葛亮惊得从椅子上站起来,但是想起这声音是谁的他控制住没回头。来者从后面搂住他的腰,然后把脑袋埋在他的颈窝。

“你这样很吓人好吗……你没必要回到家悄声无息的,我还没睡。”

诸葛亮一手抚上赵云环在自己腰间的手,另一只手揉了揉赵云的脑袋。

“我可没有减轻脚步声什么的,关门也是正常力度。是你太专注。”赵云把人打横抱起,“好烦好烦被同事们拉去喝酒唱歌……嗯哼哼看样子我的孔明已经把自己洗干净做好准备了……”

“别闹我还要工作呢。”诸葛亮这么说着,但是赵云还是自顾自的把他摁在了床上,两腿跪在诸葛亮腰的两侧,与诸葛亮深情对视。

“快去洗澡……”
“不要。”

赵云立刻拒绝,不过他的视线依然没有移开。

“你在看什么?”诸葛亮终究还是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在看……”赵云笑着在诸葛亮身边躺下,“你眼里的人真帅气。”

诸葛亮翻了个白眼,踹了一脚身边的人。“快去洗澡!”

“不!”赵云再次转过身盯着诸葛亮,把人搂在了怀里,“我还要吸亮!”


8:27
每天都晚睡早起的诸葛亮,今天难得一觉睡到了早上八点多。

“赵云你怎么不喊我早起我……!”

“今天周六休息。”

站在书桌前为诸葛亮整理的资料的赵云,平淡的打断了这个小迷糊的责怪。

“哦是么……”诸葛亮原本坐起的身子再次躺下了,他把赵云的枕头一把捞进了自己的怀里,“那我再睡一会儿,我直接吃午饭。”

……你倒是抱着我睡啊。

抱枕头算什么啊。
赵云很自然的吃自己枕头的醋,抱着笔记本电脑走向客厅。


11:03
诸葛亮觉得自己差不多一觉睡到了下午,然后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还好。

他穿着睡衣走出卧室,赵云穿着舒适的家居服坐在沙发上,正快乐的打游戏。可再看一眼他桌上放着的笔记本,这是准备工作但还是屈服于王者荣耀了吗?

赵云抬头看了一眼诸葛亮,“我可是工作完了才在打游戏的哦,你的话……”

“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诸葛亮抄起沙发的枕头扔在赵云身上,“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因为金额而被蒙蔽双眼。”

诸葛亮自然是做事认真的类型,但那是在工作的时候。实际上也是个有懒惰的普通人。手头紧了又不可能问赵云要钱,当然是自己工作。于是没有问清是什么事情,直接爽快的接下一个麻烦的官司。

“好啦我开玩笑的。”赵云扬起手中的手机,“周末就休息一下吧,一起打王者?”

大好时间当然是选择宅在家里啊。

“嗯。”

还有什么是比和爱人一起打游戏更愉悦的事情啊。


13:09
“我饿了。”诸葛亮放下手中发烫的手机,“家里有吃的吗?”

虽然两个人都是比较懒的类型,但是做饭这种事情赵云还是很擅长的。不过赵云不在家的话诸葛亮只能自己解决了。外卖,泡面,选择还是很多的。

赵云直接把衣袖卷上去,右手指着厨房,“我今天打算包饺子,上次剩余的饺子馅还在冰箱里。而且早上我也和好了面团。”

“我负责等吃可以吗?不洗碗那种。”诸葛亮瘫在沙发上,炸厨房虽然不至于,但至少也要烧糊锅才行。

“可以啊。”
反正每次的分工都是这样。


13:20
手机没了电量,工作什么的也不想做。电视上净是些无聊的新闻和电视剧,自己打游戏也很无聊。诸葛亮起身走到厨房,赵云正在包饺子。

“亮难道也想试试吗?”

诸葛亮还记得自己曾经快乐包好的饺子,煮好端到餐桌上的,却是一堆馅和饺子皮。

“不了不了。”


20:47
解决了晚饭,当然是要找点事情做,和爱人一起在家看个电影,也是不错的选择。


23:56
“洗完澡都这么晚了……看来想不熬夜还是很困难的事情。”诸葛亮坐在床边翻着手机,他提高音量向赵云说。而赵云正在用吹风机为他吹干头发。

“对啊,毕竟你是一觉睡到十一点的家伙。可我是比较困。”


0:01
“晚安晚安。”

“晚安,孔明。”

end

【双兰】他难道是alpha?!

(沙雕而甜甜的小段子)
(高中生设定√)
(是abo。但绝对是兰陵王x花木兰)

在班里学习不错,而且体育格外棒的花木兰是个omega。这是同学们一直难以置信的事实。即使是平日里开黑的朋友们,他们也都感到不可思议。

“队长明明A炸天了,竟然是omega???”
这是百里玄策的原话。

高中尽量不要浪费时间谈恋爱,这谁都明白。但是你不能控制自己的心不去飘向谁,花木兰发现自己最近总是忍不住上课偷看斜前桌高长恭,他学习要比花木兰好很多,可是在班里的人缘完全比不过花木兰,原因是太过高冷,仿佛一个性冷淡的beta。

为什么我会喜欢一个beta啊!!!

花木兰在心中呐喊了无数次这句话。

但是没有问过本人的话,说不定是个alpha呢……?花木兰抬头再次看向自己喜欢的人,像只看到萝卜的小兔子。接着她就在桌子上趴下挡住自己红红的双颊,这就导致她没有看到高长恭回过头时眼中的笑意。

耳尖红了,很可爱啊。

(后续随缘)

【billdip】睡前故事

【最近才看的GF……然后疯狂迷恋上这对!第一次写ooc会很严重吧……还请见谅。】

“⋯⋯他成为了世界的主人,Bill Cipher。不论是谁都要服从他的命令,他⋯⋯”

“停下bill,”dipper面露不悦,他再也受不了这荒唐的故事了。“这个故事我已经听不下去了。”这个恶劣的男人把自己讲成了一个故事里的反派大boss,而且还轻易的统治了世界。更过分的是他还在故事添加了dipper的身体被bill占有的情节。现在都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为什么还有这样不成熟的人,整日活在自己的幻想中?

bill勾起嘴角露出一个他典型的笑容,他并未因为dipper的话有所反应。他只是在男孩身边躺下,虽然这个房子里有他的容身之处------当然并不是这个房间更不是这张床。“我觉得你和我一样,认为这是一个完美的睡前故事。”

dipper翻了个白眼给这个自恋且恶劣的人,但是并没有阻止他躺在自己身边的行为。

Bill Cipher是Dipper Pines的远门亲戚,因为工作的原因暂住在dipper的家里。dipper还在上大学,但由于他受不了宿舍里那群奇葩的室友于是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租了房子。房子算不上很大,但是有两个卧室。bill原本对dipper这个普通的书呆子没什么兴趣,而且他也并非是个同性恋。
但总是,世事难料。

“什么你喜欢我?!”

dipper难以无视bill眼中的正经,但是从他口中喷出的饮料还是证实了他的震惊。

然后bill点了点头。

dipper到现在还会怀疑自己为什么会回应bill的爱意,他只记得bill的追求是极度自恋的一种形式。或许当时自己是实在难以忍受,才选择答应了这个以“pine tree”为对恋人爱称的男人。

“好了我的小p……princess,”bill强行改口却使dipper表情更加“狰狞”,但bill不在乎这个,他清楚dipper不敢在床上和他打架。“你该睡了,当然你不想睡的话我也⋯⋯”

“不不谢谢你的好意晚安我的Cipher先生。”

其实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故事,那都是曾经发生过的事实。只是结局并非如此。他当然回来了,可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小镇了。他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成为了真正的愚蠢的人类,幸好魔法还在。只是这个世界的科技过于发达,他不再轻易使用。人类脆弱的身体,多余的感情都是累赘。他想找Pines报仇,所以他从出生开始策划着。他并非是什么所谓的远门亲戚,他只是恰巧找到了dipper。这里没有mabel那个女孩妨碍,他大可以为所欲为。不过变成人类使自己变得不一样了,他以人类的方式看待dipper时。

爱上Pine tree,只,只不过是计划的一部分!

这是Bill Cipher曾经说过很多次的一句话。



(所以爱就爱吧放弃抵抗了[bushi

是快乐云亮w

【铠策】我可爱的男孩

【有敏感词,但是只是一点点车。】
【一点点肉渣而已。】
【抱歉请各位走外链,评论区√】
【大概算个睡前小故事?】

【米英】挚爱的人

【不牵扯现实不牵扯aph,或者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可能是我心中的米吧。】


“你知道吗英/国,我开始想你了。”
“我不记得自己那时离开你的心情如何了,可我已不在乎这些。我看向前,我要尽我所有努力告诉你,我没有你也能做到最好。”
“小时候,我很喜欢你亲吻在我脸颊时那柔软的感觉。”
“不作为你的殖/民/地存在,我不愿作你所谓的“弟弟”,那可笑至极。”
“可我还想让你认可我,所以我会像你曾经那样强大,甚至超过你。”
“七月的你,那样脆弱。每次抱着你,都会让我下意识以为你是即将凋零的蔷薇,我只要稍稍用力,这朵可爱的花就会消逝。”
“英/国。亚瑟,你总是如此不知自己身在怎样的深爱之中。”
“你活在复杂的感情之中,并不是那个作为国家的你,我是指人类的你。”
“国家事务当然会影响你,但它不会带走你。感情不会摧毁你,但会让你痛苦。”
“我是你痛苦的来源,但也只能是带给你无尽欢乐的我。”
“美/国属于世界。”
“不论是谁我都会去拯救,我是英雄。”
“别搞错什么英/国,我从来都不是你的英雄。”
“我尽我所能,不,我一定会一直站在这世界的至高点。”
“然后站在你身边。”
“以此表达我对你的爱意。”

【原耽/ABO】枷锁 Chapter 1

【第一章一下子拖了一个月呀。】

序章


战争所到之处,必是血流成河,横尸遍野。在维斯坦丁的这片大地上,便是这幅场景。不少幸存者的躯体都是血肉模糊,而在污水的浸泡下,伤口已经开始化脓。不少虫子已经围着那些尚未冷却的“尸体”,开始吃食。他们痛苦的呻吟,等待那些尚还能站起来的人,用手中沾满鲜血的剑赐予自己最后一击。

有些人并不想就这样默默无闻的死去。他捂住自己的腹部,挥舞手中的剑,冲向那位不败的战神。他产生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殿下小心…!”

将军反手握住敌人的手腕,向反方向扭转。接着毫不犹豫的用剑向后刺穿敌人的喉咙。

“偷袭是卑鄙的做法,所以你只好以死谢罪。”

将军再次扫视战场,敌人已经全军覆灭,而自己也仅剩不到五分之二的人了。士兵们欢呼着战争的胜利,沾满血渍和泥土的脸上写满了愉悦。将军接过手下手中的发绳,将自己不知何时散开的金发绑好。脸上阴郁的表情像是一个失败者。

“看,将军似乎很不开心啊。”一名士兵小声向另一名士兵说,“战争胜利,难道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吗?”

“我也不知道呢。但将军好奇怪啊,开战之前就说什么‘认为这场战争会失败者可以逃走,但胜利后你便人头落地’,真的是很奇怪的人。”

“不过这种劣势的情况,还能胜利。只能说不愧是柏德文大人——不败的战神吧。”

 

 

柏德文大老远就看到了城墙上那个身影,于是他笑着向她挥了挥手。

“我说了,我会平安无事的回来。”

那是他对自身的绝对自信。柏德文翻身下马,朝着艾丽丝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亲吻她的脸颊。

“别把话说的那样绝对。”艾丽丝指着柏德文手臂上被剑砍伤的伤痕,那触目惊心的伤口仅仅看着就让人倒吸一口凉气。“这样也能叫做平安无事吗?柏德文。”

“皇姐不要在意这种小伤……痛痛痛。我错了。”

柏德文就这么被艾丽丝拉着进了城内,这么多年以来最让柏德文无奈的仅有这位同父异母的皇姐。艾丽丝是个美人,和柏德文同样的金发微卷齐腰,灵动的蓝眼睛充满智慧。艾丽丝身为alpha更是身材高挑。而身为皇室的一员,从小就拥有良好的家教。

她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女人。

“过些天你大概就见不到我了,姐姐要出嫁啦。”

柏德文眨了眨眼睛,表情变得有些严肃。

“恩,可你,不是alpha吗?”

女性alpha出嫁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谁都明白,在目前的情况下,艾丽丝的联婚必是为了政治。想要拉拢那些贵族皇室,往往是omega出嫁。这对艾丽丝来说可得不到什么益处。

“没关系。虽然我是alpha,生育能力什么的……”艾丽丝摇摇头,“不重要。母亲要我嫁给法特*那个懦弱的皇子。他是omega。”

这个世界在很早之前只是男女的区分,在alpha,beta,omega出现之后,则更加详细,明确的划分了这个世界的等级。虽然现在已经不像曾经那样顽固的男女恋爱,可大多数人依然遵循着先人的原则。皇室为了血统的纯正,则更多的将两项结合。

“孩子会随alpha的姓。”柏德文笑了起来,“然后拿下这个国家就成了注定的事情。我相信他们不会那么蠢。所以你会。”

“成为人质。”艾丽丝接道。她叹了口气,“可也只是短时间而已,身为alpha的我,更加拥有控制权。”

柏德文转头看向艾丽丝,她显然不怎么开心。

“你不开心。”

“当然啦,母亲说孩子的姓氏随那个omega。”

“相信太后吧,她可不会做出错误的决定。”

艾丽丝点点头,可她依然在思考些什么。柏德文看了一眼艾丽丝,几步走在了艾丽丝前面。

“我让莉莉为你准备了柠檬蛋糕。”

莉莉是柏德文的侍女,她是个厨艺高超的beta,及其擅长做甜品。柏德文也意外的是个喜欢吃甜食的孩子——至少在艾丽丝眼里,柏德文是个孩子。他不过比当年要高一些而已。

“皇姐真是最懂我了。”

一直都是如此。

艾丽丝记不清那是七年前的几月几日,她看到了那个浑身是血的孩子,跪在母亲的尸体旁边,紧紧握住母亲的手。蓝色的眼睛如同一潭死水。

“妈妈?”

 

 

                                                    TBC

*另一个国家,和坎洛拉距离较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