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梦梦梦酱w

双兰,铠策,云亮。
米英。

这里梦樱,很高兴认识你w

【胜出】被埋藏的恋人

(并不是原世界观x)

1.

似乎有那么一个人,在我的记忆中是深刻的。他在生日时看到窗外的我,趁着没有被注意到,他从那华丽的建筑物里跑出来,端了一块蛋糕,放在我的面前。

“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也要吃我的蛋糕。”

他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尽管他的模样,在记忆中如乱码般模糊。

令人头疼的是,他的名字也像乱码一样难以理解。

“废久。”

“废久。”

“什么?”我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跑神,重新将注意力放回眼前的这位少年。他表情已经开始不耐烦了,那双猩红的眼中也是开始燃烧的怒火。他无疑是个骄傲的人。但这并不代表我,允许他随意侮辱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绿谷出久……”

“少废话,你就是个废久而已。”

毫无疑问的肯定句,他仿佛在我自我介绍之前就已经如此认定了。

但这依然不是---侮辱我名字的理由啊?

看着自己穿过他身体的拳头,他的表情更是一瞬间就变了,变得让人感到恐怖。

“怎么你还想打架吗、废物。”

他的拳头也直接穿过了我透明的身体,在公园里对着空气大喊大叫还挥拳,真担心你会被送到精神病院呢。

当然了这话我是不可能直接说出来。

“你那个不满的眼神是在看着我吗?”他继续暴怒,虽然我更觉得他内心并没有怎么愤怒,“废物果然就是废物,不会改变的……”

他不再往下说,他或许意识到了什么。我也意识到了,我难道生前还认识这个人吗?

从自己有意识的那一刻,睁开双眼,我就看到了眼前这个他。他的表情难以形容,大概是少量的恐惧和大量的震惊。仿佛看到了起死回生的人。接着我看向自己的身体,是几乎透明的幽灵。

不难理解,他那看到鬼一样的表情。

我的确是个容易自顾自碎碎念的人,可向别人介绍自己后就跑神的确失礼。我认为自己的记忆是完整的,可他为什么不存在于我的记忆中呢?

“我认识你吗?”

好样的绿谷出久,你成功的在对方看来更像个傻子了。

“…不认识。”

他的语气很是不友好。

“那你可以做个自我介绍吗?我想有个称呼你的方式。”

“*-#_%-/ 。”

能请你再说一次吗,我听不清。

仿佛被人按了静音键,我发不出声音。也听不清他口中的名字。

“好的,那我就称呼你小胜吧。”

是被人提前编好的代码吧,控制我说出这样的话。

但是小胜这种名字是很亲密的人呀……我怎么会忘记如此重要的人呢?


2.

人死后会去往天堂或地狱。我一直都如此认为,现已死去的我,是有未完成的心愿吗?回到人间…我究竟是要做什么……

我看向已经熟睡的他,与他度过的第一个下午,让我明白了自己只能被他所看到的事实。我已经是个不存在的人了。

小胜原本就是个帅气的男孩子,可他总喜欢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虽然一直嫌弃自己这个幽灵跟着他,说什么“你肯定会带来麻烦”,可小胜还是没有赶走自己,实际上是个很温柔的人。


“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也要吃我的蛋糕。”

那个得意洋洋,笑着对我说出这番话的孩子,会是你吗?


3.

“我想找回自己和小胜的回忆……!”

对方的叉子一次一次插入糖心蛋中,尚未凝固的蛋黄顺着破口流了出来。小胜他显然没有认真听我说话,也没有认真对待眼前的食物。但即使不回应我也好,至少要让我把话说完。

“果然我想了很多次,小胜就是我变成幽灵回来的关键。”我开始和他分析起来,虽然仔细去思考的话,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毫无依据的话是怎么回事。“只能被小胜看到,到了现在也依然没有灰飞烟灭魂飞魄散,肯定我和小胜是有关系的!这次……”

“你这样随随便便变成幽灵回来才更让人困扰好吗?”

……这可真是有够伤人的。我低下头,我实在记不得自己生前和他有什么关系,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能是我的一厢情愿,可能我们是关系很差的冤家,也可能只是彼此生命的一个不起眼过客。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我的确在给他添加不该存在的麻烦。

我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他在看着我,却在我看他的一瞬间别开了视线。

或许我在他眼里,一直是个很麻烦的人。

“那……那我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啊,难道让你在街上随意游荡?”他的话有些让我出乎意料,“赶快给我想起来废久,想起你回来的目的,想起我,到底是谁。”

他的名字……名字是……那个名字就在我的嘴旁了,可他究竟叫什么,他的名字……!

“かちゃん……”

不知为什么我的眼角流出了眼泪,我甚至自己也搞不清楚。我的一举一动是被操控的,完全是被代码编写好的,我什么都不明白,可话却很自然的说出来。就算是到了现在,我也不明白,不明白。

“别哭了。”

他想把我搂在怀里,却直接抓了空。他的两臂透过我虚无的身体,眼神变得木讷而无神。他转过头不再看向我,泪水模糊的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别哭了,我就是你的かちゃん,你没认错。”

有个父母在常到外地出差的孩子,他从小就经常一个人生活了。他羡慕隔壁和他同一天出生的孩子,他有着小伙伴之间最高的人气,他的朋友多的数不清。而他没有朋友,更没人陪他过生日。久而久之,他自己都忘了自己的生日。直到那一天。

“今天是かちゃん的生日吗?”

“当然啦,今天是我的生日!”

“你别走啊,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也要吃我的蛋糕!”

因为今天也是你的生日。


4.

梦该醒了。

绿谷出久睁开了双眼,他再一次回到了记忆中,寻找自己丢失的东西。可依然是一无所获。

恋人的去世太过突然,绿谷出久或许是因此受到了冲击,忘记了和爆豪胜己的很多事情。他想凭着记忆中爆豪胜己的模样和性格,回到过去见他。想要找回属于二人的记忆。

可爆豪胜己真的存在吗?

绿谷出久摇摇头,他记得他的名字,也记得小时候那块蛋糕。那绝不是虚假的记忆,那是真实存在的。可后来的事情他一概记不清。

想要找回和恋人共同经历过的一切。

这支持着绿谷出久,一次次去寻找那不存在的记忆。


end




(现实中只记得爆豪胜己,蛋糕。回忆中没有爆豪。但还有蛋糕。怀疑自己的记忆,可蛋糕证明一切,所以一次次追寻。)

(自认为自己将恋人埋在了记忆最深处,所以才什么都不记得了
(实际上只是小时候的事情和后来的虚假记忆,产生的恋人错觉

(一切都是虚假的,感情也不确定。只是活在幻想中,欺骗自我。)

【云亮】他们的一天

(上班族云x律师亮)

想写一下两个人的日常生活√
因为我本身不了解律师这个职业,如有bug求不喷。
是很随意的时间流w


23:14
已是深夜,窗外的虫子都开始快乐唱歌了。而听着如此美妙歌曲的诸葛亮此刻并不能感受到大自然的美好。
“不做没有胜算的事。”诸葛亮一向如此,但是当你被委托人坑了的时候,就只能暂时放下这个准则。然后每天、每天的深夜都还在为此事苦恼。
桌子上放满了各种宪法和法律,他寻找着一切法律漏洞,为委托人脱罪。

所以到底要怎么做啊!

“亮。”

诸葛亮惊得从椅子上站起来,但是想起这声音是谁的他控制住没回头。来者从后面搂住他的腰,然后把脑袋埋在他的颈窝。

“你这样很吓人好吗……你没必要回到家悄声无息的,我还没睡。”

诸葛亮一手抚上赵云环在自己腰间的手,另一只手揉了揉赵云的脑袋。

“我可没有减轻脚步声什么的,关门也是正常力度。是你太专注。”赵云把人打横抱起,“好烦好烦被同事们拉去喝酒唱歌……嗯哼哼看样子我的孔明已经把自己洗干净做好准备了……”

“别闹我还要工作呢。”诸葛亮这么说着,但是赵云还是自顾自的把他摁在了床上,两腿跪在诸葛亮腰的两侧,与诸葛亮深情对视。

“快去洗澡……”
“不要。”

赵云立刻拒绝,不过他的视线依然没有移开。

“你在看什么?”诸葛亮终究还是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在看……”赵云笑着在诸葛亮身边躺下,“你眼里的人真帅气。”

诸葛亮翻了个白眼,踹了一脚身边的人。“快去洗澡!”

“不!”赵云再次转过身盯着诸葛亮,把人搂在了怀里,“我还要吸亮!”


8:27
每天都晚睡早起的诸葛亮,今天难得一觉睡到了早上八点多。

“赵云你怎么不喊我早起我……!”

“今天周六休息。”

站在书桌前为诸葛亮整理的资料的赵云,平淡的打断了这个小迷糊的责怪。

“哦是么……”诸葛亮原本坐起的身子再次躺下了,他把赵云的枕头一把捞进了自己的怀里,“那我再睡一会儿,我直接吃午饭。”

……你倒是抱着我睡啊。

抱枕头算什么啊。
赵云很自然的吃自己枕头的醋,抱着笔记本电脑走向客厅。


11:03
诸葛亮觉得自己差不多一觉睡到了下午,然后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还好。

他穿着睡衣走出卧室,赵云穿着舒适的家居服坐在沙发上,正快乐的打游戏。可再看一眼他桌上放着的笔记本,这是准备工作但还是屈服于王者荣耀了吗?

赵云抬头看了一眼诸葛亮,“我可是工作完了才在打游戏的哦,你的话……”

“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诸葛亮抄起沙发的枕头扔在赵云身上,“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因为金额而被蒙蔽双眼。”

诸葛亮自然是做事认真的类型,但那是在工作的时候。实际上也是个有懒惰的普通人。手头紧了又不可能问赵云要钱,当然是自己工作。于是没有问清是什么事情,直接爽快的接下一个麻烦的官司。

“好啦我开玩笑的。”赵云扬起手中的手机,“周末就休息一下吧,一起打王者?”

大好时间当然是选择宅在家里啊。

“嗯。”

还有什么是比和爱人一起打游戏更愉悦的事情啊。


13:09
“我饿了。”诸葛亮放下手中发烫的手机,“家里有吃的吗?”

虽然两个人都是比较懒的类型,但是做饭这种事情赵云还是很擅长的。不过赵云不在家的话诸葛亮只能自己解决了。外卖,泡面,选择还是很多的。

赵云直接把衣袖卷上去,右手指着厨房,“我今天打算包饺子,上次剩余的饺子馅还在冰箱里。而且早上我也和好了面团。”

“我负责等吃可以吗?不洗碗那种。”诸葛亮瘫在沙发上,炸厨房虽然不至于,但至少也要烧糊锅才行。

“可以啊。”
反正每次的分工都是这样。


13:20
手机没了电量,工作什么的也不想做。电视上净是些无聊的新闻和电视剧,自己打游戏也很无聊。诸葛亮起身走到厨房,赵云正在包饺子。

“亮难道也想试试吗?”

诸葛亮还记得自己曾经快乐包好的饺子,煮好端到餐桌上的,却是一堆馅和饺子皮。

“不了不了。”


20:47
解决了晚饭,当然是要找点事情做,和爱人一起在家看个电影,也是不错的选择。


23:56
“洗完澡都这么晚了……看来想不熬夜还是很困难的事情。”诸葛亮坐在床边翻着手机,他提高音量向赵云说。而赵云正在用吹风机为他吹干头发。

“对啊,毕竟你是一觉睡到十一点的家伙。可我是比较困。”


0:01
“晚安晚安。”

“晚安,孔明。”

end

【双兰】他难道是alpha?!

(沙雕而甜甜的小段子)
(高中生设定√)
(是abo。但绝对是兰陵王x花木兰)

在班里学习不错,而且体育格外棒的花木兰是个omega。这是同学们一直难以置信的事实。即使是平日里开黑的朋友们,他们也都感到不可思议。

“队长明明A炸天了,竟然是omega???”
这是百里玄策的原话。

高中尽量不要浪费时间谈恋爱,这谁都明白。但是你不能控制自己的心不去飘向谁,花木兰发现自己最近总是忍不住上课偷看斜前桌高长恭,他学习要比花木兰好很多,可是在班里的人缘完全比不过花木兰,原因是太过高冷,仿佛一个性冷淡的beta。

为什么我会喜欢一个beta啊!!!

花木兰在心中呐喊了无数次这句话。

但是没有问过本人的话,说不定是个alpha呢……?花木兰抬头再次看向自己喜欢的人,像只看到萝卜的小兔子。接着她就在桌子上趴下挡住自己红红的双颊,这就导致她没有看到高长恭回过头时眼中的笑意。

耳尖红了,很可爱啊。

(后续随缘)

【billdip】睡前故事

【最近才看的GF……然后疯狂迷恋上这对!第一次写ooc会很严重吧……还请见谅。】

“⋯⋯他成为了世界的主人,Bill Cipher。不论是谁都要服从他的命令,他⋯⋯”

“停下bill,”dipper面露不悦,他再也受不了这荒唐的故事了。“这个故事我已经听不下去了。”这个恶劣的男人把自己讲成了一个故事里的反派大boss,而且还轻易的统治了世界。更过分的是他还在故事添加了dipper的身体被bill占有的情节。现在都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为什么还有这样不成熟的人,整日活在自己的幻想中?

bill勾起嘴角露出一个他典型的笑容,他并未因为dipper的话有所反应。他只是在男孩身边躺下,虽然这个房子里有他的容身之处------当然并不是这个房间更不是这张床。“我觉得你和我一样,认为这是一个完美的睡前故事。”

dipper翻了个白眼给这个自恋且恶劣的人,但是并没有阻止他躺在自己身边的行为。

Bill Cipher是Dipper Pines的远门亲戚,因为工作的原因暂住在dipper的家里。dipper还在上大学,但由于他受不了宿舍里那群奇葩的室友于是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租了房子。房子算不上很大,但是有两个卧室。bill原本对dipper这个普通的书呆子没什么兴趣,而且他也并非是个同性恋。
但总是,世事难料。

“什么你喜欢我?!”

dipper难以无视bill眼中的正经,但是从他口中喷出的饮料还是证实了他的震惊。

然后bill点了点头。

dipper到现在还会怀疑自己为什么会回应bill的爱意,他只记得bill的追求是极度自恋的一种形式。或许当时自己是实在难以忍受,才选择答应了这个以“pine tree”为对恋人爱称的男人。

“好了我的小p……princess,”bill强行改口却使dipper表情更加“狰狞”,但bill不在乎这个,他清楚dipper不敢在床上和他打架。“你该睡了,当然你不想睡的话我也⋯⋯”

“不不谢谢你的好意晚安我的Cipher先生。”

其实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故事,那都是曾经发生过的事实。只是结局并非如此。他当然回来了,可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小镇了。他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成为了真正的愚蠢的人类,幸好魔法还在。只是这个世界的科技过于发达,他不再轻易使用。人类脆弱的身体,多余的感情都是累赘。他想找Pines报仇,所以他从出生开始策划着。他并非是什么所谓的远门亲戚,他只是恰巧找到了dipper。这里没有mabel那个女孩妨碍,他大可以为所欲为。不过变成人类使自己变得不一样了,他以人类的方式看待dipper时。

爱上Pine tree,只,只不过是计划的一部分!

这是Bill Cipher曾经说过很多次的一句话。



(所以爱就爱吧放弃抵抗了[bushi

是快乐云亮w

【米英】挚爱的人

【不牵扯现实不牵扯aph,或者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可能是我心中的米吧。】


“你知道吗英/国,我开始想你了。”
“我不记得自己那时离开你的心情如何了,可我已不在乎这些。我看向前,我要尽我所有努力告诉你,我没有你也能做到最好。”
“小时候,我很喜欢你亲吻在我脸颊时那柔软的感觉。”
“不作为你的殖/民/地存在,我不愿作你所谓的“弟弟”,那可笑至极。”
“可我还想让你认可我,所以我会像你曾经那样强大,甚至超过你。”
“七月的你,那样脆弱。每次抱着你,都会让我下意识以为你是即将凋零的蔷薇,我只要稍稍用力,这朵可爱的花就会消逝。”
“英/国。亚瑟,你总是如此不知自己身在怎样的深爱之中。”
“你活在复杂的感情之中,并不是那个作为国家的你,我是指人类的你。”
“国家事务当然会影响你,但它不会带走你。感情不会摧毁你,但会让你痛苦。”
“我是你痛苦的来源,但也只能是带给你无尽欢乐的我。”
“美/国属于世界。”
“不论是谁我都会去拯救,我是英雄。”
“别搞错什么英/国,我从来都不是你的英雄。”
“我尽我所能,不,我一定会一直站在这世界的至高点。”
“然后站在你身边。”
“以此表达我对你的爱意。”

【双兰】她

【坐在飞机场等飞机随手写一写。】
【混更x】

取了机票,过了安检。他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拿着机票查找登机口。
“嗯……69号……”
他抬头寻找对应的数字,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一下。他迅速的掏出手机,上面是已婚的爱人的消息。
“姐一会儿去接你,不许拒绝!”
他脸上浮现出无奈的笑容,将手机重新塞回口袋里,把鬓角处的头发别在耳后。
他今早走得太急,新买的牙刷牙膏,发圈被他一同忘在了洗脸池旁。不过那把普通的木梳却没被他忘记,前一天晚上就塞进了行李箱中。
她送的东西,怎么能弄丢呢?
高长恭找了个位置坐下,距离登机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他拿出手机,先给她回复了“好。”,然后再点开她的主页,为她每一条说说都点赞评论。之后再刷刷微博,妄图快些度过这无聊的时光。
“别一直盯着手机看,眼睛会累的。”
是她发的消息。
“好啊,那我能和老婆聊聊天吗?”
“都说了让你别看手机??”
“来嘛,我无聊。”
他笑了起来,想着对方的表情。眼神中透着一丝嫌弃,嘴角却不自主地扬起来。然后会打字告诉自己,“好吧,陪你聊一会”。
“不行,你这些天那么辛苦,把手机关机休息一会。”
还真是秒被打脸啊。
“啊,好……”
高长恭只得为爱人的执着叹一口气,将手机关机。
不过这种有人关心的感觉,一直都超棒啊。
抬头再看一眼登机口旁的时间,差不多也该登机了。
行李箱很沉,大部分都是花木兰硬要塞进去的,高长恭认为不必要的东西。但是这几天,这些东西还是起到了不少作用。高长恭感叹自己有一个这么贤惠的妻子,然后又买了好些礼物,用这些东西将行李箱剩余的部分塞满。
坐在飞机上时,高长恭直接系好安全带闭上眼睛,因为真的很累。
两个半小时后,就又能见到她啦。

杨戬后羿虞姬项羽王昭君,给您拜年啦w